English联系我们

新闻中心

联系我们

客服中心

新闻中心News

上海城市家具观察丨当城市成了一个大客厅,“家具”应该什么样?

日期:2019-12-02 08:57 来自:admin 点击:
摘要:城市家具既是一个设计问题,也是一个管理问题,更是一个思维问题。

试想一下,当城市成为一个大客厅,路灯、公共座椅、市政箱体、公交站台、斑马线等,就成了这个客厅里一件件必不可少的家具。那么,你希望它们是什么模样?你又会如何布置它们呢?

“城市家具”,这个缘起于上世纪60年代的概念,一路发展至今,已由最初对城市公共环境设施的统称,发展成为更具系统性、精细化思维的城市规划和管理理念。

然而,公交站台阻断人行道,市政箱体林立路边,公共座椅成了稀缺之物,斑马线把你引向错误的方向……城市公共空间里的这些问题,就好像家中客厅常常遇到的“麻烦”,不容忽视。如何改善城市家具,让生活变得更美好?带着这个疑问,记者进行了走访。

 


候车亭位置欠佳
等车人和行人相互“打架”


早晨8点不到,上海市大连路东侧的大连路/长阳路公交车站,已经挤满了在此等候公交车的市民。

由于该公交站正好位于大连路地铁口旁,多路公交车途经于此,是该区域内地铁和公交车换乘的枢纽。因此,从早晨六七点钟开始,直到晚高峰结束,这个公交车站的“人气”始终不减。

然而令人头疼的是,公交车站的候车亭设置在人行道最里侧贴近花坛的位置,候车的人就只好站在候车亭前的人行道上。这样一来,常常出现的情况就是,3米来宽的人行道挤满了候车的人,阻断了原本宽敞畅通的人行道。来往行人若想通行,不得不在候车人群中“左钻右突”,着急赶路的人,难免和候车的人发生擦碰;遇到候车人多的时候,行人甚至不得不走到下面的非机动车道上,带来较大的安全隐患。(见下图)

 


大连路/长阳路公交车站,候车亭位置太靠后,行人通行受阻。

这样的情况不仅仅是个例。在上海的街头,由于候车亭位置设置不合理,候车的人和行人相互阻碍的情况并不鲜见。相关专家指出,公交站候车亭和人行道分属不同的市政管理部门,候车亭设计和安装时往往从自身的角度出发,只考虑了一个“点”,而没有考虑整个人行道的动线畅通。

如何改善这样的情况呢?

根据最新出版的《城市家具建设指南》:在人行道上设置公交站候车亭时,应该保证至少1.5米宽的人行通行带。也就是说,在宽度满足条件的人行道上,只要把候车亭向靠近马路的位置前移一段距离,在候车亭到花坛或建筑之间留出1.5米宽的人行道供人通行,来往行人自然会避开前面候车的人群,选择从候车亭后面通过。从物理上进行简单区分,候车的人和行人相互“打架”的情况也就迎刃而解了。
 

 


市政箱体“排排站”
既不美观,更影响交通


在一座城市中,“家具”成千上万,它们各司其职,又相互联系。当一件“家具”出现问题的时候,问题往往不仅出在这件“家具”本身,更多则是由“家具”与“家具”之间的不协调带来的。

大大小小的市政箱体是街头最常见的设施之一。一般来讲,户外市政箱体应布设在公共设施带、路边绿化带内,不宜设在路口人行道、居住小区和商业设施进出口等处,以免影响道路交通,并且还要与周边道路相协调,做到美观、大方。

然而,在实地走访中,记者却发现了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。

在虹口滨江,记者看到了这样的景象:在南浔路/大名路路口,4个市政箱体布设在人行道上,一个箱体甚至挡住了部分斑马线和人行道衔接的位置。而在不远处的黄浦路上,更是出现了7个大小、颜色不等的市政箱体在人行道上“排排站”的情况,不仅破坏了景观环境,也给来往行人造成通行不便。(见下图)


南浔路/大名路路口,4个市政箱体布设在人行道上。


黄浦路上,7个大小、颜色不等的市政箱体在人行道上“排排站”。

市政箱体一直是街区改造中的‘老大难’问题,不同的箱体有不同的功能,属于不同的主管部门,有专门管路灯的、电力的、通信的……在某历史风貌街区改造时,我们曾想把这些箱体移到绿化带里,但是牵涉部门多,耗资不菲,最后只能作罢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城市规划专家告诉记者。

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城市中的一些十字路口。一般来说,道路交叉口为城市家具设置的控制区域,除红绿灯等必要设施之外,不宜放置过多设施,以保证驾驶员和行人的视线及通行畅通,避免交通隐患。而在南京西路/陕西北路路口一角,记者看到交通灯、路灯、路牌、指示牌、市政箱体……各种大大小小的设施多达9个,在人流如此大的十字路口,这些各自为政的城市家具林立街头,带来诸多不便和安全隐患。(见下图)有市民期盼,正在进行的架空线入地及合杆整治工程能够为此带来改变。


南京西路/陕西北路路口一角,大大小小的设施带来诸多不便和安全隐患。

 


斑马线让行人“看不懂”
“点”性思维要不得


不同城市家具间各自为政、缺乏系统规划和整体管理的问题,不仅存在于城市家具之间,地面标识与城市家具之间也应形成一个科学、协调的系统。而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不合理的设计却让人困惑不已,甚至哭笑不得。

在世纪广场和浦东新区政府之间的广场西路上,一处斑马线的设计就让经常往来于此的市民“看不懂”。五六米宽的马路上,斑马线连接南北通行,一头是南侧的人行道,而另一头直接通向北侧花坛。(见下图)


让行人“看不懂”的斑马线。

“按理说,这里是车辆转弯的盲区,行人在北侧行走会有交通危险,那在此处设置斑马线的意义又是什么呢?难道是鼓励大家过了马路以后直接走进花坛吗?”市民薛女士对记者说。

在延安西路靠近内环高架的地方,记者也发现了一处设计不合理的斑马线。在该处斑马线与人行道的衔接处,有近2/3的部分被人行护栏和路障阻隔,过马路的行人只能挤在一个狭小的缺口中通行。而这里是连接人行道和71路快速公交车站台的必经之路,遇到人流量大时,双向通行的行人挤在一起,常常还要满足推婴儿车、自行车和乘坐轮椅的行人通行,十分不便。(见下图)


斑马线与人行道的衔接处,有近2/3的部分被人行护栏和路障阻隔,过马路的行人只能挤在一个狭小的缺口中通行。

这些看似简单的、甚至本不该出现的问题,或多或少都是由于地面标识与城市家具之间的不协调造成的。如果设计人行道时多考虑道路的实际情况,设置人行护栏和路障时多兼顾斑马线的位置,摒弃传统的“点”性思维,多一些系统性关照和整体性考量,这样的不协调现象或许就能大大减少。

 


城市广场缺座椅
市民期待休息区域更舒适


广场、公园作为重要的城市公共空间,为市民提供了休闲娱乐的场所,正如一个家庭里的客厅和会客室,什么最重要?除了让人感到身心愉悦的整体环境,舒适的座椅是必不可少的家具。

位于浦东的世纪广场是上海最大的露天广场之一,也是附近居民和众多轮滑爱好者最爱光顾的地方,它将著名的世纪大道和世纪公园巧妙地衔接在一起,一气呵成,是浦东的一张闪亮名片。

然而,在空旷开阔的世纪广场上,却鲜少见到公共座椅。(见下图)一到傍晚,许多轮滑爱好者和陪同孩子前来玩耍的家长,或是坐在广场周围的石阶上,或者干脆席地而坐。一位家长告诉记者:“这么大这么美的广场,座椅实在是太少了,孩子在广场玩耍时,监护的家长只能坐在石阶上,可是石阶冬天冰冷、夏天又烫,也没有靠背,坐久了实在吃不消。”


空旷开阔的世纪广场上,鲜少见到公共座椅。

一群长期在此训练、聚会的轮滑爱好者也告诉记者,希望广场上多设置一些兼具美观性和功能性的公共座椅,那样将会让市民有更佳的休闲体验,吸引更多人来此。


连接世纪大道和世纪公园的长走廊,没有设置一处公共座椅。

除了座椅的数量,更多市民对座椅的舒适性提出了期待。

徐汇滨江作为上海市近年来重点打造的“新外滩”之一,因其风景优美、视野开阔,且拥有丰富的艺术特性、滨水体验以及历史记忆,成为深受市民喜爱的黄浦江畔滨水区域。随着前来这里打卡、漫步、健身的人越来越多,设计建造之初就设置的诸多休息区域和座椅就派上了用场。

然而不少市民却发现,为了保持滨江区域视野的开阔,这些座椅和休息区域均为露天设置,缺少物理或植被遮挡。遇到天气不好时,坐在这里就没那么舒服了,尤其是风雨天气或烈日酷暑时,大片公共座椅上,几乎看不到有人停留、休憩。(见下图)


座椅和休息区域均为露天设置,缺少物理或植被遮挡。

“滨江改造大大提升了我们的幸福感。如果说有什么小期待,我们希望设计师在兼顾景观的同时,能在适当的区域设置一些有荫蔽和遮挡的座椅或休息区域,能让我们在这里健身之余,更加舒适地休息、聚会。”居住在附近的市民黄阿姨说。

 


【对话】


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:在中国,“城市家具”对大多数人来说还是一个陌生的词语,2015年12月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在时隔37年后再次召开城市工作会议,城市家具被正式确立为中国城市建设管理的重要内容之一,才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。

您从事城市家具应用和理论研究近20年,在您看来,与西方的城市家具相比,中国城市家具的发展有何特点?

鲍诗度(东华大学环境艺术设计研究院院长、服装与艺术设计学院教授):“城市家具”,国外一般称之为“公共设施”,是指设置在城市街道、广场、公园、生活社区等公共空间中供人使用的设施,我国也长期使用这个概念。然而,随着时代发展,从“公共设施”到“城市家具”,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,尤其是当下中国,城市家具已经形成了中国特征、中国特性。

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的发展举世瞩目,我们经历了世界历史上规模大、速度快的工业化、城镇化进程。然而,城市的急速扩张也带来了诸多问题,如“千城一面”的城市风貌和低品质的公共空间环境———各类设施不统一,与城市风貌不协调;设施设置不合理,相互矛盾;设施功能不完善,人性化及精细化水平不足;安全隐患;公共设施缺少管理养护,一边建设,一边更换……这些问题的产生,除了客观原因外,对城市家具观念和认知上存在误区、没有清晰的理论基础是关键。

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:您所说的“误区”具体指什么?

鲍诗度:长久以来,“公共设施”和“设备”的概念在人们的认知中已经根深蒂固了,这影响着城市方方面面的建设和管理行为。城市是一个家,而摆在街道中的设施,与街道环境、家具之间形成一个整体,才形成“城市家具”的概念。当今中国的城市建设和管理已迈向从粗放向精细的转折,不追求量的增加,更重视城市品质的提升,城市家具的定位比公共设施更加符合发展要求,是城市精细化建设的主体角色之一。

我一直强调,城市家具≠公共设施。怎么理解呢?城市家具与公共设施最本质的一点区别就是,公共设施的内核要素是设备,设备与设备之间、设备与环境之间是相互独立的。而城市家具是对系统性的强调,就像一个家里的家具,它们的颜色、大小、高低、距离等都是密切相关的,牵一发而动全身,是一个大大小小的系统整合。各个家具各就各位、相互依存,除了有良好的秩序之外,它们还具有审美价值、管理价值等,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家具。如果把“家具”当“设备”,用传统的方式来建设城市家具,忽视了其与环境的共生性和管理的整体性,在实际操作中就会带来问题。

所以,城市家具的基本属性应该是公共设施+环境系统+综合管理。

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:是不是可以说,“系统性”应该成为城市家具建设和管理的核心?

鲍诗度:是的。城市家具的建设实施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,目前出现的许多问题,根源就是我们长期以来习惯于“点性思维”,而没有从系统性、整体性、长远性的思维出发。城市家具既是一个设计问题,也是一个管理问题,更是一个思维问题。它涉及三大系统性思维:第一,城市家具设计的本体,即造型、材料、颜色等方面;第二,城市家具的使用功能,与环境融合、历史文脉体现、社会文化认知等;第三,也是纲,涉及决策思维、建造思维、管理思维,这是城市家具具体实施的核心。

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:然而目前的现实状况却是,不同的公共设施分属于不同的建设单位、管理部门,建设新城区或公共空间或许还能尽量系统设计、整体布局,对大部分既有的公共空间的城市家具,又该如何做到系统、协调呢?

鲍诗度:确实是这样。城市家具的系统化、标准化建设是快速实现城市环境建设和文化品质提升的重要途径,然而,城市家具的种类众多,且涉及设计、生产、施工、验收等各个方面,十分复杂。经初步检索,我国现有城市家具相关的标准与规范共有43项,这些标准都是碎片化的,相互独立,未形成体系。

根据这个客观现实,我带领团队对中国的城市家具进行了六大系统(公共照明、公共交通、公共服务、路面铺装、信息服务、交通管理)45类分类,并组织制定了城市家具团体系列标准,将碎片化的各类环境设施标准进行了整合完善,填补了我国城市家具系统化技术标准和管理标准的空白。另外,建议增加更多专家决策机制,以更加长远的眼光看待城市家具的建设和管理。

 


【对标】他山之石


  • 波兹南:利用“家具”重新定义广场

位于波兰波兹南市的Wolnoci广场,原本由灰色的混凝土砖块覆盖,除了边界区域外,没有任何植被遮挡,开阔的空间暴露在风雨阳光中,抑制了人们对广场的使用需求,尤其在冬夏两季,这里几乎无人驻足。

2016年,一场改造为消极的广场空间注入了活力:通过植入城市家具,将尺度宏大的广场细化为更加人性化的小空间。

设计师利用或圆或方的桌子、长椅及防水软枕等各式各样的城市家具,将占地3000平方米的开阔空间切分为儿童游玩区、临时咖啡厅与餐厅、音乐剧院舞台与小工坊等不同的功能区域,将广场成功转变为面向所有人开放的舒适空间,成为宜人城市空间的典范。


资料图片

  • 曼彻斯特:“台灯”下的城市历史文化

由于城市形象与文化的差别,城市家具在创造出人们理想的生活空间的同时,更应该反映出所在地的地域特色和历史文化气韵。

在英国的曼彻斯特市,设计师把“家具”引入了公共场合,他们在城市广场放置了5个巨大的、有趣的台灯,兼具凉亭和座椅、路灯功能。每个台灯都反映了曼彻斯特一个独特的历史阶段,包括Art Deco风格(装饰派艺术)、Art Nouveau(新艺术主义)、Victorian(维多利亚时期)、中世纪风格和当代风格时期。以城市家具描述了一幅抽象的城市历史地图,成为彰显城市历史文化的独特方式。

如图片中的新艺术主义风格“台灯”就是对英国最古老的图书馆的纪念,灯罩采用了书页和钢笔尖的设计。


资料图片

  • 巴黎:“智慧”的公交车站改造

随着智慧城市的发展,对城市家具现代化、智慧化的要求,也日益成为城市家具设计中的重点。不管是以外在形象设计,还是以功能实用主义取胜的城市家具,终将会走上智慧化的道路,为城市生活增添便利。

作为巴黎公交车站和地铁站改造计划的一部分,Osmose Bus Stop超越了原有功能,为当地居民提供智慧服务。位于巴黎狄德罗大道(Boulevard Diderot)的Osmose Bus Stop是巴黎“未来巴士站”中的一个,它位于昼夜公交线路的十字路口,每天约有15000名乘客。它不仅仅是一个专用于公共汽车的等候区,更是一个智慧化的生活空间:交互式触摸屏可以浏览地图、查看巴士实时信息、购买活动门票、查找当地企业和服务等,服务区还提供借阅图书、电动自行车自助充电、手机充电、无线WiFi等休闲功能。